保育社100學年度專區

保育社行事曆

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

新年數鳥嘉年華,田寮洋究竟是什麼呢?

大廟、古道、海水浴場—這是我最初認識的田寮洋。
那時的我出發前根本沒有查資料,只知道從貢寮火車站可以走到田寮洋。
最終,我直接走進了福隆,最後變成欣賞沙雕的旅程。
幾經曲折後,我終於找到賞鳥人的聖地田寮洋—鐵道旁的汪洋水田。
在這,我投入了幾乎三分之一的大學歲月,在鐵道旁吃了數不盡的便當。
從瘋狂於渡海而來的候鳥,到愛上水稻田在四季展露出出的不同風情。
而至今天新年數鳥的田寮洋—是一個繽紛多樣的巨大樣區。
這是我調查後四處探險,放慢步調沈澱心情的秘境。
貢寮大壩、遠望坑、龍門營地,甚至是水梯田,包山包海應有盡有。
在不同的時期,「田寮洋」在我心中有不同的詮釋,都代表著田寮洋。
但這樣包羅萬象的「田寮洋概念」已經不是「田寮洋」三個字所能夠表達的了!

讓我們把視野放遠,
鐵道旁的水田、森林旁的水梯田、架高的德心宮、金黃沙灘的海水浴場...
所有的一切都命懸於一旁沈默的雙溪,而雙溪還滋養著整條流域的萬千生命。
後來我才明白,
田寮洋只是「雙溪」這座冰山浮出水面的一角罷了。

龍門里,寧靜瘋狂的沙洲
龍門里位於新年數鳥田寮洋樣區最東北的地方,同時這也是「雙溪」這個巨大冰山的尾端,在這裡雙溪會受到潮汐影響,流速大幅降低,沈積出這條綿延的沙洲與美麗的沙灘。
位於左岸的龍門里有三條橋與雙溪右岸連結,三條橋就這樣分別連結到三個截然不同的環境上,棲地緊密的鑲嵌著棲地。
最東邊的橋是重要景點的聯絡橋,從右岸的福隆火車站延伸過來,這裡是一片突出的沙灘,是貢寮區最有名的「福隆海水浴場」。每到了春夏,"沙雕季"跟"海洋音樂祭"總是吸引大量的人潮,除了陽光、沙灘、比基尼,還有鳳頭燕鷗在一旁的海面上來回俯衝,這是個熱情且青春的海灘!但到了秋冬,卻是個截然不同的寧靜樣貌,除了零星的釣客與漂流木外,好像什麼都沒有,但如果你看仔細一點,黑鳶跟黑尾鷗可能正悄悄的掠過你的頭頂!
夾在中間的是從龍門營地過來的龍門吊橋,雙溪受潮水影響河水又寬又緩,常有遊客在這的河道上划獨木舟或是玩風帆。左岸的陸地上是一大片由木麻黃組成的防風林,默默的為我們抵擋來自東北的陣陣季風與夾帶其中的風砂。從龍門營地延伸出一條條的自行車道在防風林間穿梭,漫步其中不時會看到這片沙洲累積成的美麗海岸線。至於這裡的鳥況,我只能跟大家透露,我們都戲稱這裡是「小野柳」唷XD!
最後的一條橋其實看起來並不像橋,這是台2線濱海公路跨越雙溪的地方。這裡有可能比福隆海水浴場更有名的景點-「龍門發電廠!!!」。什麼?沒聽過?那...說另一個名字「核四」會不會比較有感覺?只要你在田寮洋的樣區裡,你幾乎都會看到那根巨大的像是煙囪的通風管。廠內一般不能進入,但那裡面真是十分漂亮跟嚴謹的設施,雄偉的依靠在山腳下,在這我必須誠實的說「核四真的看起來很安全!」但我認為我們還是可以為自己想要怎樣的未來而反核!
龍門里其實應該是整個貢寮最有人氣的地方,核四跟音樂祭可以說是無人不知,但卻很少人真正知道他們都是坐落在龍門這塊美麗的沙洲周邊。就如同沒人知道這一切都受雙溪所滋養一樣...

田寮洋濕地-應有盡有的候鳥驛站
北迴鐵路在貢寮的丘陵間穿梭,在快到福隆前,忽然眼前是一片開闊的平原濕地,就如同一片大地色彩的汪洋。這就是賞鳥界聞名的「田寮洋濕地」—候鳥在東北角最重要的驛站。
本想要簡要的直述田寮洋濕地,卻發現這一切沒有由介紹一旁的「遠望坑」說起,就無法拼湊出田寮洋濕地的全貌。因此請先讓我在此前情提要一番。
相信有走過草嶺古道的人一定對「遠望坑」這三個字有印象!那裡有一個親水公園,可以親水的堤岸旁是先民辛苦開墾出的階階石砌梯田。再往山裡去,走過"跌死馬橋"便開始進入草嶺古道,沿著古道可以越過雪山山脈最北的尾巴,而山另一邊的蘭陽平原就靜靜的在南邊展開。
"人"往山稜走去,而"水"則往溝谷流去。從山稜下來的水流在遠望坑一帶匯流成田寮洋的活水之源—遠望坑溪。就在遠望坑溪即將匯入主流雙溪前,有座水壩橫在溪床上,雖然水壩阻隔了洄游上溯的生物,但卻確保了遠望坑溪的溪水透過圳道,流入阡陌的水田,源源不絕。
有了來自雪山山脈活水後,田寮洋的農耕才有辦法進行,而農耕的進行正是濕地的靈魂!原先是一片雙溪沖積出的洪氾平原,感謝農人們辛勤的耕種,這平原因為有了農耕才有現今我們所見的地景。丘陵旁的天然林緊貼著先民種植的桂竹林,竹林旁是蔬果的旱作區,旱作區接壤的是一片片淺水的水稻田,再下去水較深處是茭白筍田,最後水深到無法種植的土地久留給大自然成為調節洪氾的大池塘,而在池畔則有為數不少的蘆葦及原生的穗花棋盤腳。
夠複雜多樣了吧?太天真了,田寮洋濕地比你想的更複雜多了!記得剛才提到的農耕嗎?農耕的作物都有屬於自己的週期,就以濕地裡面積最大的水稻為例,一年一穫的田寮洋就有至少四種以上的變化:春季時有著插秧時微開闊的淺水濕地,夏季時則有生長期隱密稻苗間下的小天堂,秋季收割時飽滿的稻穗與殘留的稻稈的乾乾水田,冬季休耕時則有千奇百怪的施作方式讓水田調養生息。
這多樣性高且彼此鑲嵌的環境,提供了各式各樣的鳥類停留休息所需的棲息環境!
最後,讓我們再看一次新年數鳥嘉年華全島的樣區圖,你會發現這是臺灣本島上最東的樣區,同時也是最東的大面積濕地。長途跋涉路過的倦鳥們,怎麼能拒絕這位於要衝的小天堂呢?
你說,對於這個擁有各種先天及後天巧合的秘境,我們又怎麼能拒絕親近他呢?

-德心宮與貢寮壩-文化與生活的精華
依山傍水的德心宮是貢寮火車站前往田寮洋或草嶺古道的必經之地,傳說開築古道的臺灣總兵劉明燈就曾在此留宿。雖然常常經過,但除非是用餐、如廁或是躲雨,一般不會在此駐足。因此我們也不曾了解他的偉大!
德心宮祭祀的主神是天上聖母,也就是媽祖。據傳最早於乾隆年間即已茅草創廟,這樣算來也有上百年的歷史,也一直是貢寮人相當重要的信仰中心。每年春暖花開,候鳥過境的季節,德心宮媽祖也在此時展開一年一度的出巡遶境,貢寮大街小巷都會擺滿貢品,祈求媽祖能為貢寮的居民驅邪避煞,庇佑這塊土地今年依舊平安順遂。
細看德心宮會發現他不同於一般百年寺廟的古色古香,是種嶄新富麗的味道。我想...這特別的味道來自老天的安排與在地人對土地的尊敬吧!2002年納莉颱風侵襲北臺灣,造成雙溪下游河水暴漲氾濫,德心宮與田寮洋皆遭到洪水侵襲而汪洋一片。洪水退去後,居民發現神像竟然安好的在座落在德心宮內,因為這樣的奇蹟,居民決定就地重建,但又怕未來洪水可能來襲,所以將德心宮地基架高,造成現今進廟前那高聳的階梯,讓德心宮更顯莊嚴!
雖然我們鳥人很少駐足德心宮,但我們卻絕對不會錯過德心宮前的河段。這河段夾於兩條橫跨雙溪的橋之間:較上游的是雙龍橋,橋下河道開闊,流水緩慢,魚鷹.蒼鷺及雁鴨皆常在此處戲水或覓食;較下游的是明燈橋,雙溪在此劇烈的轉向180度,先前提及的遠望坑溪也在此處匯入,繼續向下游奔流而去。
兩條橋間隔不到一公里,但河川的樣貌卻有截然不同的樣貌,而且是較上游比較下游的還寬敞、還緩慢!這兩座橋中間一定有著什麼⋯
經過幾次探訪,終於在一片森林後看見形塑河川的作者—「貢寮大壩」!
貢寮大壩由河面上的兩個充氣橡皮壩組成,壩旁即是淨水廠與進水口。貢寮大壩建造於此,有個重要的使命,那就是穩定東北角的用水!
根據臺灣自來水公司第一供水廠的資料顯示,貢寮大壩每日取用溪水約7萬立方米,但僅有5千立方米自來水供應雙溪流域內的雙溪及貢寮地區,其餘5千立方米輸往基隆河流域的瑞芳一帶,最後的6萬立方米則說借調進「基隆市區」,此水量達基隆總用水量的四分之一。但不幸的,大多數基隆人對此事一無所知!
生活,與我們周遭的環境息息相關,但過於方便的生活卻使我們忽視這些賴以為生的環境。看深入點,或許你會發現相距甚遠的土地與自己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和禾水梯田-珍貴的河水之源
在距田寮洋約30分鐘車程的山林間,有一片恍若回到30年前的水田,在山坡上畫出如等高線般的痕跡。「和禾水梯田」我們這麼稱呼那塊土地,在"禾"之間透過"口"來維持生態系的完整。而不知怎麼的,水梯田所在的山谷,竟然可以從田寮洋正中央清晰的望見,於是樣區的圓也就剛好能涵蓋過去,就這樣成為樣區裡一個重要的調查點!
關於水梯田的故事,請容許我用聯結述說。有太多發生在現地的故事,是小編這只在田寮洋濕地徘徊的人所無法詳細說明的。但和禾水梯田,卻是我這
徘徊於田寮洋濕地的人所深深感謝的存在。
水梯田的水在田間層層下流與滲透,被土地涵養與過濾,再慢慢的補充進山谷裡「枋腳溪」中,使溪水不容易在乾季乾涸,溪水才能源源不絕的注入雙溪,流過貢寮大壩、田寮洋濕地旁、龍門吊橋與福隆海水浴場,先前講過的所有故事才得以展開。
上游滋養了下游,下游完整了上游。彼此互為因果也脣齒相依。很慶幸田寮洋有一個這樣美好的上游,才能讓這裡故事能一直一直繼續下去!

外傳-田寮洋上游的雙溪水庫
在田寮洋半徑三公里的樣區裡可以學到很多,就能看到一條河川從上游到下游的不同風貌,也清楚的知道上下游間的緊密關係。接著你便會意識到,如果你要真的了解田寮洋樣區,並不是一直集中注意在樣區裡,你必須往樣區外探索,攀登「雙溪流域」這個大冰山!
雙溪由五條主要的支流所組成,由上游往下游分別是:平林溪、牡丹溪、丁子蘭溪、枋腳溪、遠望坑溪。最下游的的兩條在樣區內,是我們最容易與下游做聯結的支流,但不幸的這最容易的聯結竟然也很少人發現。而更上游的三條就更不用說了,從來就「沒有」也「不會」得到任何的關注!
溯源吧!我決定前往那三條「沒沒無聞」的上游!
上溯「平林溪」,順著鬱鬱蔥蔥的溪谷而上,卻在一恍神後翻過了山脈,進入了翡翠水庫的上游,原來這裡的山脈發源了大半個大台北所需要用水。
上溯「牡丹溪」,走在金瓜石過去的採礦場上,凝望原本供給金瓜石用水的廢棄水壩,爬上本區最高的燦光寮山,讚嘆雙溪的源遠流長。
上溯「丁子蘭溪」,溪床深深的切進山谷裡,河道裡一層層的節理跌水,穿過谷地抬頭望去是林鵰盤旋的天空,似乎好久沒見到這樣平凡的溪谷了。
帶著滿滿的感動,我突然明白田寮洋之所以不凡的原因了-「因為他有個不凡的起源!」
但也在此同時,我嗅到一絲不安的氣氛,一個威脅正在悄悄地醞釀。
一個因為我們忽略「河川本是一體」,而一直在我們眼皮下發展好幾年的威脅。
主角是「丁子蘭溪」,記得我剛剛提到是一個「好久不見」的平凡溪谷嗎?
我想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平凡山谷如此少見了!
……因為像丁子蘭這樣的溪谷,很多都成為「水庫」了!
而丁子蘭溪也即將步入這樣的後塵。「丁子蘭溪谷」將會被「雙溪水庫」取代!
身為讀者的你也不用去選擇立場。
【「「但…請把這個大事口耳相傳下去…」」】
跟所有關心雙溪這條流域大大小小事情的人們說,
畢竟…關心雙溪大小事的你們有權力知道………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